当前位置:首页 >青田电视台 >文化 >乡村

村庄渐去人不去——走阜山

2014-09-28 14:51:34  来源:

村庄名片:

  安店村坐落于青田县典型的江南水乡阜山乡。距县城大约二十五公里,有着独特的自然和人文景观。其著名街道为安店老街,历史悠久,是古时青田通往温州和福建的必经之地。

 


 

 

村庄渐去人不去

——走阜山

 

文/郑委

 

阜山地势平坦,从山上往下望去,犹如一面玉躺在山峦之下,极得安稳。阜山由很多村落组成,像是一块玉一块玉天衣无缝地拼接成圆润的山中之城,极难分清村落之间的界线在哪里,不像其他地方的村子,两村之间有挺长的路贯通着,让人一眼就分出了是不同的村子。安店村,便安于此处。

 

光影驳驳水迢迢

 

水是一方山村的灵魂所在,因水得灵,因水得秀,因水得柔。直往里慢走,便瞧见一条瘦长的小溪穿村而过,弯弯曲曲,潺潺悠远。站在合适的高度往下瞧去,溪流犹如一条婀娜的玉带,妖娆地搂住村子,缠绵流淌,因此得名为玉带溪,蕴含富贵吉祥之意。玉带溪颇长,又具有江南少有的喀斯特地貌,由此显得更为珍贵难得。水浅出不过是一脚洼子,水深处则有两三米深,形成碧幽碧幽的水潭,看着神秘莫测。因是春天光景,玉带溪两边绿草盎然,尽是郁郁葱葱,高大点的草木俯身照水,把身姿投在静如处子的幽绿水潭上,使得水的色彩更为浓郁;草木投在浅浅的水洼之处,水的色彩便立马鲜明起来。一下草绿,一下墨绿,从远处看,长长的玉带溪便是一条不同的绿玉镶嵌在村中。

 

阳光普照,涓涓玉带抖碎天外恩赐,微风一吹,玉带闪着无数晶莹剔透的碎银,顺流而去,令人徒生恍惚之感。几只鸭子静静走下水中,将一盘银子碎得点点滴滴,岸上老屋青瓦更是散得斑斑点点。几家小孩綄起裤脚,踏水嬉戏;几个妇人三三两两坐于溪岸之侧,或洗菜,或浣衣,间或抬头闲扯,声音掉落水中,清清脆脆。

 

玉带溪并不和他处的溪相仿,立在村中的一座石板桥上极目所望,看不到溪上一块突兀、不适意的大石头,皆是天生的光滑的河床连绵成一片,高低虽有别,但棱角却并不分明,摸着甚为温润。被水经过的河床泛着浅幽蓝的绿,水没有到过的河床则呈现出白净的模子,倘若硬要分玉带溪中之石神色,怕只能这般了。

 

美人袅袅路遥遥

西塘、乌镇、周庄…..但凡江南水乡,美人靠皆是无法被忽略和忘记的。它仿佛成了江南水乡的一枚骨,柔骨乎?媚骨乎?皆可。古代女子是不能轻易下楼外出的,寂寞孤独时,只能凭栏,遥想外面的天地,或暗暗窥视楼下来往的商贾公子,因此便称之为美人靠。

 

我们不难想象,有一个曼妙的女子,在安静的黄昏斜靠在水边的栏杆上,夕阳打在她柔弱的身上,她或慵懒,或焦虑;或是愁绪万千,或是平静如水;或对爱情的渴望,或对自由的向往。斜光悠悠,令她和美人靠融为一体。

 

安店之处的美人靠虽不在楼上,但却继承了水乡与生俱来的雅韵——临檐下而建,临水而搭。安店的美人靠更多的不是为美人而备,而是为来往的商贾做歇脚之用。平坦的坐面,微斜的靠背,一溜接着一溜,在某个转弯处以为不能搭过去了,却依然接着去,平平仄仄的,煞有质感。

 

溪的两侧都有美人靠,应当是遵循了古代亭台楼阁对称的规律,此岸一处美人靠,彼岸也应声一条美人靠,脉脉相对。

 

安店老街在古代已是繁花似锦,最为盛时,则有100多家店铺,是青田至文成、温州、福建的必经之地,热闹非凡。来往路途遥远,经此地的商人累了就靠在临水的美人靠上歇息一阵,或三五成群,天南地北地聊;或独自品茗,黯然思量。倘若遇上雨天,老街之上更是熙熙攘攘,雨水顺着屋檐滴滴而下,美人靠上坐满了他乡的行人,想着来时之路,去时之径,也当是有味之极。

 

老街悠悠人已休

 

安店老街是阜山历史较为悠久的老街了,临溪而建,既可以方便取水生活,又便于起消防作用,可谓一举两得。更为重要的是,因水使得这老街平添了十分的韵味,当时房子主人想必也是一位善情调之人。

 

时过境迁,房子的最早主人早已化作尘埃而去,留得斑驳之所供世人缅怀。房子虽历经沧桑变幻,却始终保持着江南水乡的风韵。青灰的瓦砾整齐地平铺在房子的小梁之上,大梁与小梁的搭接不用任何钉子辅助,完完全全的传统镶嵌手法,将它们完美地合拢在一起,不留一丝缝隙。家家户户看似分离,实则融合于一体。一排皆是沧桑黄的厚厚木板作为门面,每家的大门都是一样的板式,门中间仍然还挂着铁环,只是铁环已消瘦得锈迹斑斑,讲诉着时间过去的意义和代价。

 

门上依稀还留着当年大字报的痕迹,门台离地面大概有十来公分,全部是由整齐地长石板搭成,干净又平缓。

 

窗户是木制的条条杠杠,一条一条圆润光滑的木棍插在窗台上,又像是窗台自身生出来,看着简单,但整排连着,倒挺有美感。若出远门或夜晚睡觉时,窗台里面就会有门板顺着木棍网上推,插上插销,将不安结结实实地阻挡在外。

 

现在这里大约已经无人居住了,一些门虚掩着,似乎是最早的主人刚刚提水而去,或是在邻家家中念叨生活的颜色。推门而进,房内的乱杂和潮湿告诉世人,这里正在滋生着无尽的寂寞和萧条。

 

先人远去了,喧嚣远去了,像房前静谧无声远去的玉带溪水。留下

 

空荡荡的老街。

 

 

小桥迟暮功名路

 

安店老街往前走,便有几座小桥,论到座,还是不妥当,当是条,一两条青石板便成了桥。小桥的桥墩没有立在水里,而是由四条长方形的厚重石条插在石头砌成的路墙上,成四十五度角往上抬,然后在这些石条上放上长长的石板。从远处看,会怀疑这些所谓的桥墩能否撑得住石板,更何况当时人来人往的行走,让人颇为担忧。但百年来,这些桥从始至今承载和见证了阜山人一步一步走出去的足迹。

 

桥面有一特色在别处是难能见到的,桥面上也就是石板上,都刻着一些字,根据桥面字的呈现,不难发现,这些石板上的字皆是刻画功名的(大概是后来为了修桥而捐献出去的),石板上还有圆形的洞,这是古代中了举人所获得的礼遇,石板上有某年某人某事等,石上当年的功名字迹依旧鲜明如初,好像还是刚刚放下经史子集,刚刚拿下功名,刚刚收笔,韶华白首不过转瞬,那些考取功名的人和当年乡人举旗欢呼的场面已不复存在,令人无限感慨。

 

人杰地灵,千古流传

 

地灵,则人杰;人杰则更让地显得灵。阜山历来耕读文化繁盛,文化底蕴深厚,在这个偏居一隅的深山之地,孕育出了许多仁人志士,“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”,阜山的灵气更招来了很多名人的眷顾,李泌、刘基、谢灵运等等,在这片安稳的土地上留下了动人的遗迹和故事。

 

先辈们的功德永刻阜山的每一寸山水,如今在这片山水之中的乡人依然秉承谦卑、好学、勤劳的优良血统,真诚地耕读生活。